涉毒赚快钱,围猎大学生

  好奇尝试“笑气”无法自拔,误入套路贷成为运毒“马仔”……半月谈记者在云南、浙江等地采访了解到,近年来,大学生涉毒案件时有发生,并呈现新趋势。一些大学生知毒防毒意识淡薄,不慎落入毒品陷阱,禁毒普法需要因应新挑战,拿出真办法。

  1

  看上去很美,尝起来很“毒”

  五颜六色的圆形糖果、包装精美的进口巧克力、香味诱人的棕色蛋糕……这些看似美妙的“零食”却让两位年轻人身陷囹圄。

  21岁的小嫣是一名留学生。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她,在国外尝试过不少印有“THC”标识的食品。这些“零食”让小嫣吃后感觉颇为美味。2019年底,准备回国的她特意购买了不少类似的糖果点心,和寻常可见的普通零食一起装进行李带回国内。

  回国后,小嫣热情邀请朋友品尝她带回的零食,发现大家都更喜欢那些“THC”食品,一位朋友小冰尝试后尤其兴奋。不久后,小冰了解到,“THC”食品可以转卖他人,还能小赚一笔,就设法偷拿了一些小嫣的零食与人交易,结果钱还没有赚到多少,就被警方抓获,小嫣家中的“THC”食品也被有关部门悉数查缴。

  禁毒专家告诉半月谈记者,所谓“THC”,实际就是大麻制品的标识。有的国家和地区允许此类物品通过正常渠道销售,一些不明就里的留学生出于好奇买来一试,结果往往深陷其中。

  浙江省戒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汪永光介绍,大麻具有很强的精神活性,吸食少许即可出现欣快感,摄入过量则可能出现明显精神失常,表现为狂笑、痛哭、焦虑或猜疑;慢性滥用更可能导致人格改变和社会功能残疾。

  经查,小嫣从美国带回的“THC”食品中均检出四氢大麻酚。办案检察官李坚表示,四氢大麻酚属于第一类精神药品,在刑法意义上就是毒品。目前小冰和小嫣都因涉毒犯罪而获刑。

  2

  借贷是学生,还贷是“马仔”

  有的大学生因为无知猎奇尝新为毒所害,有的大学生则是受“套路”所迫走上涉毒歧途。

  22岁的小张是就读于南京某大学的在校大学生。2017年,多次借“校园贷”的他债台高筑,家人因此遭遇各种暴力催债骚扰。2018年,为筹款还债,他加入了一些号称可以“赚快钱”的网络社交群,结果被埋伏在群里的涉毒不法分子盯上了。

  在不法分子诱惑下,小张开始频繁往来云南运输毒品赚快钱。起初,一切和不法分子说的一样美好,小张很快还清“校园贷”,过起了高消费的生活。但是,他也因此深陷毒品犯罪不能自拔,终于在一次运毒途中被云南警方抓获。一时的“快钱”,最终换来惨痛的人生代价。

 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,大学生因借“校园贷”无力偿还以致参与涉毒案件的情况并不鲜见。记者从昆明铁路运输中院了解到,此前,江西某大学一名品学兼优的优秀学生干部小宋,因急需还贷,被网络上兼职群中“来回两三天可赚一万五至三万元,路上花销全包”的工作广告吸引。在普洱市与雇主联系上后,他却被要求吞下毒品从事贩毒活动。此后小宋在机场被抓获,遭到法律制裁。

  3

  涉毒非儿戏,宣教需更新

  象牙塔中的青春年华,如何免遭毒品戕害,令人生前程凋零?

涉毒赚快钱,围猎大学生

  一名组织人体贩毒的贩毒头目被警方抓获带回南京

  昆明铁路运输中院刑一庭庭长秦海云认为,今日大学生群体特殊之处在于,生理年龄虽已成年,大部分人在心理承受力、社会经验、处置危机能力上依然如同“未成年人”。加上大学生往往履历干净不易引起警察注意;意志力相对薄弱更容易被心理控制;对相关法律后果未必有充分了解……因此,他们往往成为不法分子猎取、诱骗进行涉毒犯罪的“猎物”。

  秦海云称,此类案件中被拖下水的多是大三、大四等正准备进入社会的大学生,时间多在寒暑假,也包括小长假等学生时间充裕,有意愿打工赚钱的时段。专家指出,无论是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准毕业生,还是刚刚尝试打工的低年级学子,赚快钱的心理普遍存在,往往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。

  另外,近年来多种被包装为“时尚”的新型毒品在青年群体中流行开来的方式,也值得各界反思。半月谈记者在某二手交易平台搜索发现,一些在法律意义上属于毒品的精神活性物质往往以代号“打掩护”,稍加破解,或与卖家私下沟通,即唾手可得。

  更需要注意的是,“无知”不应再成为大学生群体涉毒的借口,新形势下,禁毒宣传教育要采取新手段,拿出真办法。一方面,应及时将新型毒品品种补充进教育范围;另一方面,应采取青年人喜闻乐见的方式,对大学生进行禁毒教育。相应的监管措施,也应进一步细化,全过程把关。(记者:王研 吴帅帅)

  来源:《半月谈》2020年第14期

文章标题: 涉毒赚快钱,围猎大学生